NEWS CENTER

新闻资讯


员工随想——离别的车站


发布时间:

2012-03-16

作者:

榆次工地 袁波

来源:

当我一个人的时候,我会想起那个离别的车站,想起那个送我到异乡,却让我更加想念自己的家乡,想起那个离别的车站,承载着我太多的爱与不舍。

 当我再一次来到离别的车站,再一次踏上离别的火车,当火车缓缓的驶出那个叫“灵石站”的虽然很小但很温馨的车站,当我的目光与我的家乡、我的亲人越来越远,我心里的那份惆怅情绪已不能简单的再用文字去描述。

 这次我的目的地依旧是太原,不同的是,乘坐的不再是开往学校的10路公交,而是开往金宝岛公司的870路公交,当我拖着行李坐上870路公交的时候,才忽然发现,所变的,不只是公交的路线,还有自己的心情,那种忽然之间告别了学生年代的既不舍又期待的心情,忽然想起了母亲在车站送我的情形,没有了我刚上大学那会时对我的左叮咛右嘱咐,好像对我很放心的样子,只是告诉我快毕业了,实习了,要好好的对待自己的第一份工作。而当我坐在火车上,看着窗外的风景一幕幕掠过我的眼前,我的心情也不在是几年前种天真和幼稚,而多了一种成长的责任和担当,觉得自己长大了,参加工作后的对待工作的态度一定要认真。

 这次毕业后来金宝岛的工作实习,是我离开学校后做的第一个大的选择,我相信这也是我做的第一个正确的选择,来公司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在这里,我能感受到家的感觉,也许这源于公司的人性化管理,公司很对我们这一批实习生很照顾,无论是从平时的话语,还是从平时我们在工地上的伙食住宿,我们都能感受那种关怀,让我们有了更大的热情去对对自己的工作。

 由于公司工作内容的原因,我们的工作必须要东跑西走,去不同的工地和项目,这对于一个并没有出过多少远门的我来说,无疑会加深我对家乡的想念,去年在内蒙的实习,我既有那种出到他乡的新奇和向往,更有对家乡的想念和牵挂。

 可能是因为一种扎根在心里的恋乡情结,每次回家乡,心里总会有一种莫名的欢喜,以至于回家的前一夜都会因为兴奋和激动而睡不着觉,仿佛一个走失的孩子终于找到了最初的路和梦想;相反,如若是离家,心里便会悄然涌动出一股伤感的潮水,不愿离开这片土地一寸,不喜欢这种离开却不知归期的感觉。

 那个名叫“灵石”的我的家乡,总是能给我一种踏实的归属感,好像有这样一种感觉,每次在外不如意、不顺心的时候,总是能不由自己的想起这个离自己很远又很近的家乡,远,是距离上的,近,是情感上的,有时候闭上眼睛,我就回到了那个离别的车站,回到了那个能包容我一身风尘和泥土的家乡,她的胸怀就是母亲的胸怀,比海大,比海温暖,我不熟悉海,我熟悉家乡,熟悉她的泥土,熟悉她的或潮湿或活泼的味道。

 我与家乡,有时候,就仅仅只隔着一个梦的距离。

 现在,我身在异乡,在梦中邂逅了家乡,起床后一种失落不由得住进了心的房间里,现在,我不能真切的触摸到家乡的一寸土地,一条河流,一片树叶,不能看到像在家乡一样那种暖人心窝的玉米地和酸枣坡,现在,我只能在纸上,一笔一字的写下我泛滥的和月光一样柔软的对家乡的想念,写下那个离别的车站。

 那个坐落在一个盆地之中的小县城,注定是我一生都无法忘却并会一直做下去的一个梦,只要我身在异乡,这个梦就永远不会停歇。

 梦里的家乡和现实里的家乡是一样的,都是一样的让人牵挂和喜欢。

 如今身在他乡,我离开了那片养育我的土地,来到了金宝岛这个更大的家庭,那片家乡的土地,生我养我,而金宝岛这个大家,这让我有了向天空飞翔的机会,就这样,在天空飞翔,我虽然触摸不到那片土地,但我依旧能感受得到那份爱。

   当我一个人的时候,我会想起那个离别的车站,想起那个送我到异乡,却让我更加想念自己的家乡,想起那个离别的车站,承载着我太多的爱与不舍。

关键词: